Pinned toot

拿钱的代价是必须和sb交流
而且你得低声下气
fine 认了

Jimme boosted

借朋友网盘用 一看是115
下完东西顺手上自己号看一眼发现有好多当时嵌的漫画
网盘真是时光胶囊

Jimme boosted

GitHub 上一款工作流程自动化辅助工具:Actionsflow。

可用于构建各类 App、数据、API 之间的工作流程,帮你更好的处理文件同步、信息收集、任务管理等事项。

由于该工具基于 GitHub Actions 实现,因此可通过配置 YAML 文件来构建工作流,亦可用作 IFTTT/Zapier 的开源替代品。

GitHub: :sys_link: [网页链接](t.cn/A6bLDviF)

:icon_weibo: weibo.com/5722964389/JodFDdj2l

Jimme boosted
Jimme boosted

虽然我不是站长了,不过我还是Mastodon中文翻译的审校(骄傲

我真的挺讨厌国服暴雪安全令就不能自动更新 一更新就收不到一键验证这事儿

Jimme boosted

淘寶吃相越來越難看了。

淘宝改版! 账号不同价格不同,技术就这么
用?ithome.com/0/511/389.htm

Jimme boosted

在某群看到一群友暴论“Markdown 这种基于本地化的文字处理格式,无法实现XX软件基于云端数据库的很多功能,现在火起来完全是商业化畸形推广的产物等等”,无端想发些感叹。 

不知从何时开始,许多人的照片都习惯上传到云端(也就有了各种艳照门),流媒体称霸世界等等(也就有了各种复杂的 DRM),以前装一台新电脑总得整几块大硬盘,现在似乎连笔记本的 512GB 甚至 256GB 加上云存储也够用了。

现在各种云游戏服务也逐步兴起,其中不乏像 Google、Amazon 这种云计算巨头。前段时间又看到了阿里所谓的“云电脑”(这概念其实也不新鲜,只是主要受制于技(网)术(速)和成本)。我缺没有以前幻想那种全世界都基于云端,个人终端只需要显示模块和电源模块的那种兴奋感了。

原因自然是从资本、政府介入互联网后的现状预见的(案例数不胜数,就不列举了)。如果真的全部基于中心化的云端,每个人对自己的数据都不再享有“所有权”,而只有残缺的”使用权“(指被各种大数据视奸,至少对于我来说只感觉恐怖。

所以从一段时间前开始,我开始各种寻找常用服务乃至硬件的替代(比如想拥有一台家用服务器),尽量慢一点卷入这逐渐丧失互联网精神的网络,但实际上这确实很难,和“匿名是想自由的言论却会反而受重重限制”的悖论有相通之处。不过折腾这些也学到了很多,不管怎样还是应该继续下去的。

Jimme boosted

吃不惯的话稍微吃一点点 它真的很提味 很棒(

动辄10g上下的问题要怎么传输呢...

Jimme boosted

『打工经历』

作者:王小波
在美留学时,我打过各种零工。其中有一回,我和上海来的老曹去给家中国餐馆装修房子。这家餐馆的老板是个上海人,尖嘴猴腮,吝啬得不得了;给人家当了半辈子的大厨,攒了点钱,自己要开店,又有点烧得慌——这副嘴脸实在是难看,用老曹的话来说,是一副赤佬像。上工第一天,他就对我们说:我请你们俩,就是要省钱,否则不如请老美。这工程要按我的意思来干。要用什么工具、材料,向我提出来,我去买。别想揩我的油……

以前,我知道美国的科技发达、商业也发达,但我还不知道,美国还是各种手艺人的国家。我们打工的那条街上就有一大窝,什么电工、管子工、木工等等,还有包揽装修工程的小包工头儿;一听见我们开了工,就都跑来看。先看我们抡大锤、打钎子,面露微笑,然后就跑到后面去找老板,说:你请的这两个宝贝要是在本世纪内能把这餐馆装修完,我输你一百块钱。我脸上着实挂不住,真想扔了钎子不干。但老曹从牙缝里啐口吐沫说:不理他!这个世纪干不完,还有下个世纪,反正赤佬要给我们工钱……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磁器活。要是不懂怎么装修房子就去揽这个活,那是我们的错。我虽是不懂,但有一把力气,干个小工还是够格的。人家老曹原是沪东船厂的,是从铜作工提拔起来的工程师,专门装修船舱的,装修个餐馆还不知道怎么干吗……他总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买工具、租工具,但那赤佬老板总说,别想揩油。与其被人疑为贪小便宜,还不如闷头干活,赚点工钱算了。

等把地面打掉以后,我们在这条街上赢得了一定程度的尊敬。顺便说一句,打下来的水泥块是我一块块抱出去,扔到垃圾箱里,老板连个手推车都舍不得租。他觉得已经出了人工钱,再租工具就是吃了亏。那些美国的工匠路过时,总来聊聊天,对我们的苦干精神深表钦佩。但是他们说,活可不是你们俩这种干法。说实在的,他们都想揽这个装修工程,只是价钱谈不拢。下一步是把旧有的隔断墙拆了。我觉得这很简单,挥起大锤就砸——才砸了一下,就被老板喝止。他说这会把墙里的木料砸坏。隔断墙里能有什么木料,不过是些零零碎碎的破烂木头。但老板说,要用它来造地板。于是,我们就一根根把这些烂木头上的钉子起出来。美国人见了问我们在干什么,我如实一说,对方捂住肚子往地下一蹲,笑得就地打起滚来。这回连老曹脸上都挂不住了,直怪我太多嘴……

起完了钉子,又买了几块新木料,老板要试试我们的木匠手艺,让我们先造个门。老曹就用锯子下起料来: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锯子不像那么回事儿,锯起木头来直拐弯儿。它和我以前见过的锯子怎么就那么不一样呢。正在干活,来了一个美国木匠。他笑着问我们原来是干啥的。我出国前是个大学教师,但这不能说,不能丢学校的脸。老曹的来路更不能说,说了是给沪东船厂丢脸。我说:我们是艺术家。这话不全是扯谎。我出国前就发表过小说,至于老曹,颇擅丹青,作品还参加过上海工人画展……那老美说:我早就知道你们是艺术家!我暗自得意:我们身上的艺术气质是如此浓郁,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谁知他又补充了一句,工人没有像你们这么干活的!等这老美一走,老曹就扔下了锯子,破口大骂起来。原来这锯子的正确用途,是在花园里锯锯树杈……

我们给赤佬老板干了一个多月,也赚了他几百块钱的工钱,那个餐馆还是不像餐馆,也不像是冷库,而是像个破烂摊。转眼间夏去秋来,我们也该回去上学了。那老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天天催我们加班。催也没有用,手里拿着手锤铁棍,拼了命也是干不出活来的。那条街上的美国工匠也嗅出味来了,全聚在我们门前,一面看我们俩出洋像,一面等赤佬老板把工程交给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连老曹也绷不住,终于和我一起辞活不干了。于是,这工程就像熟透的桃子一样,掉进了美国师傅的怀里。本来,辞了活以后就该走掉。但老曹还要看看美国人是怎么干活的。他说,这个工程干得窝囊,但不是他的过错,全怪那赤佬满肚子馊主意。要是由着他的意思来干,就能让洋鬼子看看中国人是怎么干活的……

美国包工头接下了这个工程,马上把它分了出去,分给电工、木工、管子工,今天上午是你的,下午是他的,后天是我的,等等。几个电话打出去,就有人来送工具,满满当当一卡车。这些工具不要说我,连老曹都没见过。除了电锯电刨,居然还有用电瓶的铲车,可以在室内开动,三下五除二,就把我们留下的破烂从室内推了出去。电工上了电动升降台,在天花板上下电线,底下木工就在装配地板,手法纯熟之极。虽然是用现成的构件,也得承认人家干活真是太快了。装好以后电刨子一跑,贼亮;干完了马上走人,运走机械,新的工人和机械马上开进来……转眼之间,饭馆就有个样儿了……我和老曹看了一会儿,就灰溜溜地走开了。这是因为我们都当过工人,知道怎么工作才有尊严。

#观止 #每日一文

Jimme boosted

跑了一个
RAILS_ENV=production /home/mastodon/live/bin/tootctl media remove-orphans
整个站down了五分钟之后
Xshell才开始跳进度条
吓我一跳

有朋友了解心动网络吗
想去那边当底层IT技术支持(x

Jimme boosted

想和恋人亲吻拥抱,在这个凉爽的秋天午后忽略时间,感受对方的呼吸与心跳

Show more
Kirasei

绮罗星——万象宇宙中的一颗行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