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好啊,花衣吹笛人带着一百三十位孩子消失在了山丘后。
那么如果多年之后有孩子回来了呢?

COC的故事,我有时候就琢磨基本路数。
怪事发生。
查查。
“您不知道吧,我们这大哥特牛逼”。
“真的吗有多牛逼,要不惹惹试试吧。”
“算了算了惹不起走了。”
“好家伙果然牛逼。”
嘎嘣一声死了。

他妈的,写。
就写吹笛人。
长这么大还没写过黄衣之王呢。

群里看到那个珠江阻击邪教徒的梗就让我想起折柳第一版草稿来。
洛城:“虽说没办法及时赶到,可我们准备了一些武器。”
然后玩家打开海边的集装箱发现是一辆坦克。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设计在正式版里变成了玩家被周先生轰了一RPG那一段。

面壁者郭德纲,我是你的破壁人。

这是折柳的反思式剧透。 

我其实仍在犹豫世界剥落和叶荒的设定要不要这么搞。
玩家大概率很难理解。
毕竟构成一个故事的世界观部分正在缓缓消失这种事还是挺难解释的。
不过世界不剥落,叶荒也就不能顺利地认知自己是“造物主”模仿奈亚创造的吧?
更重要的是需要让他体会到:
“我本可成神,却在制作到一半时被放弃了”
这才能让他有脱离桎梏追逐真实的冲动。
总之还是十分纠结。

朋友们,我来光复地球了。 

噢顺手试试折叠

Kirasei

绮罗星——万象宇宙中的一颗行星。